我看到快哭了
總長的表情好沉重好嚴肅
講那些往事時候的表情讓人覺得好心疼

他是用什麼樣的心情去寫下這個劇本,
用什麼樣的心情去演出這齣舞台劇

也難怪總長會在發售日的瀧連寫著
要將自己的過去攤在大家面前,一開始他自己是很排斥的

因為本篇還沒看完,等看完了再來寫心得...

訪談給我的衝擊好大,
導致有點沒辦法從那麼孤獨那麼寂寞的總長世界走出來。

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